icon
当前位置:

朱元璋在元末群雄中最为低调,为何陈友谅却总

其二,陈友谅的兵力属性及争取江南正统。

但到了北宋末年,杜充为了阻滞金国的东路军南下,而下令开决黄河大堤,使黄河水自泗水夺淮河入海。自此,两淮地区就成为我国历史上有名的黄泛区,灾荒连连,庶民常常颠沛流离。故而,义军征集不到富余的粮草财帛用以裁减本人的兵力。再则,两淮地区本就是平原地区,并无险要可守,而利于蒙古骑兵驰腾,且濠州城岂但城小,还派别林破,彼此相互不服、勾心斗角。因而,无论是元廷仍是其余义军势力都没怎么把郭子兴(朱元璋)这支力气放在眼中。

陈友谅的势力处于长江中上游,兵力又以水军为主,无论是北上还是南下显然不能施展其兵力优势。而朱元璋却正处于于长江下游,利于陈友谅的讨伐。故而,站在陈友谅的角度上,正可以应用其水军的上风、顺江而下,举毁灭朱元璋。再则,朱元璋盘踞的应天(今南京)乃是六朝古都之地,从来被认为是南朝的政治中央。应天之于南朝,就比如长安、洛阳之于北方中原。而陈友谅又志骄意满,军事富强,既已弑君称帝,就更不能容忍朱元璋占领象征南朝(江南)正统的政治核心之地---应天。

然而,自从朱元璋渡江攻占了应天,而在江南站住了脚跟,就翻开了其势力发展的瓶颈。江南乃是元廷仰赖的钱粮财赋重地,经济发达、又占有险要,尤其是应天(今南京)被称为“虎踞龙盘”之地。假如任由朱元璋的势力在江南发展,就很难再拔除。只管朱元璋采用了“韬光养晦”,但陈友谅、张士诚也不傻,也都清楚朱元璋会成为卧榻之虎。实际上的“缓称王”,所起到的作用也只是麻木了其政治依附对象--韩林儿。

朱元璋不但在“头衔”上自低陈友谅、张士诚等人,还曾自动向陈友谅、张士诚等示好,努力防止与陈、张的衅端。朱元璋曾派杨宪向张士诚通好,可是,张士诚不但扣留杨宪、不予回答,还派舟师攻打朱元璋的镇江。至于,陈友谅更不用言,必欲吞下朱元璋而后快,以至朱元璋在攻灭陈友谅之后,还报复性地抢夺了陈友谅的妃嫔(史载:....朕(朱元璋)在天下尚未平定时,攻城掠地,与群雄并驱十四年,在军中从未妄夺妇人女子。唯有攻下武昌当前,因愤怒陈友谅每每起兵相犯,492222.com,故夺其妾而归)。

群雄并起之际,自身就是弱肉强食,这跟你低调不低调不多大关联。反而是你显得越弱,就越能引起别人的觊觎之心。朱元璋在渡江攻占应天(今南京)之前,只是一支很弱的义军权势。这支脱胎于濠州郭子兴的义军势力虽起事也算较早,但始终都没有得到本质性的强大,其基本就在于濠州所处的两淮地区并非是能成绩王业之地。在残唐而至北宋时代,汴州(今河南开封)及其四周的两淮地区底本是我国最为繁荣的地域。

,地区政治上的抵触。

文|小河对岸

在元末群雄中,朱元璋能够说是行事最为低调,其在渡江攻占应天(今南京)之后,未然成为雄踞一方的强盛势力,足可称王称帝而自立国号,武汉乘客大意丢iPad,仔细驾驶员捡到偿还,感激公交员。可是,朱元璋却采用了谋士朱升“高筑墙、广积粮、缓称王”的韬光养晦方针,在政治上抉择持续依靠韩林儿、刘福通的龙凤政权,止称“(吴)国公”。而在朱元璋周围的多少大势力:张士诚在高邮之时,就已经称“诚王”、并立国号为“大周”,其后,又迁都平江(今姑苏),改称“吴王”。陈友谅在弑杀徐寿辉之后,已然称帝,自立国号为“大汉”。徐寿辉系的另一支气力--明玉珍,因不服陈友谅,而割据巴蜀,自称“陇蜀王”。

那么,既然朱元璋如斯低调、示好,为何陈友谅却总想与朱元璋逝世磕呢,“缓称王”是否真得那么有效用?笔者以为重要有以下几方面的起因。


开奖直播|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白小姐| 5949开奖结果| 彩霸王| www.39066.com| www.933525.com| 状元红| 红姐彩色统一图库| 香港正版铁算盘资料| 高手论坛|